【100万如何理财投资】流水的春节档,铁打的《熊出没》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从现在来看,《熊出没》系列影戏是春节档史上最稳固的选手,从2014年至今,系列票房累积跨越20亿,海内没有哪一系列影戏能做到像它一样平常:稳固的票房体量、高额的投资回报、规模化的衍生营业,在其他大片陷落各大混战之时,保持一方晴空。

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档6天票房(月朔至初六)票房大盘到达58.12亿,打破了去年同期纪录(2018年同期大盘57.38亿)。但今年的大盘数据是一门“显学”,纪录更新背后,低人次高票价、影戏盗版等问题昭然若揭,舆论中一部门人强行欢呼大盘攀升,一部门人已经不愿维持“大过年的”友好气氛,对2019年的影戏市场示意直白的忧虑。

春节档8部影戏更迭不停,《落难地球》最终成为最大赢家,“小破球”赢得万千溺爱,所有相关方都成为盈利收割者,剩下的7部影戏中,《熊出没·原始时代》(以下简称《熊出没6》)是最让人欣慰的作品。

上映当天,《熊出没6》以4.44%的排片到达7347万票房,跨越前期与宣发均占优势的同类动画影戏《小猪佩奇过大年》(以下简称《小猪佩奇》),上映三天,单日票房反超原属于春节档第一梯队的《新笑剧之王》,排片占比最高上升至10.4%。现在《熊出没6》累积票房5.29亿,猫眼展望其最终票房将达6.74亿。

毫无疑问,《熊出没》系列是春节档最强的儿童动画IP。而这系列背后的资源方除了主要制作出品方华强方特,乐创影业、光线传媒、万达影视、猫眼等影戏公司也均曾泛起在该系列参投名单上,显然,垂直的低幼动画影戏市场依旧是巨头们不愿放弃的掘金地。

脱离股市放大效应,《熊出没》

能否成为春节档的“唯二赢家”?

2019年春节档,除了“天选之作”《落难地球》,《熊出没6》也开展了一场逆袭,这是影戏市场上唯二部位次上升的影戏。虽然《熊出没6》并没有实现如《落难地球》一样平常“通盘环比下跌,我独自逆跌”的壮举,然则它也一直保持着比前作同期更高的成就,相比《新笑剧之王》《神探蒲松龄》等动辄跌幅跨越4成的影戏,《熊出没6》的票房走势相对稳固。

或许以性价比来讲,《熊出没6》是今年春节档第二个赢家。第一个赢家无疑是《落难地球》,停止现在该片票房突破25亿,片方分账到达9.18亿。节后首个生意日(2月11日),影视股件的“大片效应”最先展现。

《落难地球》背后参投公司相继公布通告,停止2019年2月10日,北京文化源于该影片的收益约为7300万-8300万,上影综合收益暂为120万-160万,中影预计收益为9500万-1.05亿等。与通告响应的,是《落难地球》观点股的上涨,11日开盘当天,北京文化的“大片式涨停”再度泛起,上影、中影、文投控股等也一度大涨。

兴业证券估算,当《落难地球》票房到达35/50亿元时,其收入分成将划分达3.4/4.8亿,而北京文化影戏投资成本达1.07亿左右(制片成本7250万,宣传和刊行成本2500万-3500万),在此基础上换算,北京文化利润约莫2.4/3.8亿左右。

而《疯狂的外星人》背后的光线传媒、《新笑剧之王》背后的新文化则泛起下跌。光线宣布,停止2月10日,公司源于《疯狂的外星人》营收区间为4亿-5亿,数字喜人,然则民众敏感的意识到“营收”与“收益”的差异。

新文化影业则以1000万-5000万介入投资影戏《新笑剧之王》,由于影戏在春节档的下跌,新文化没有享受到大片带来的资源放大效应,股价下跌。而这背后还牵涉着周星驰和新文化的对赌条约,2017年新文化拟以13.26亿人民币投资周星驰持有的公司PDAL,并协议PDAL将在2016至2019年四个财政年度实现净利润10.4亿,不足准许的部门,将由周星驰现金抵偿及回购。

这对周星驰而言显然存在着一定的业绩压力。新文化影业2018年5月曾公布通告,公司将以自有资金5000万-1亿参投《尤物鱼2》,该影戏已经在后期阶段。现在《新笑剧之王》票房焦灼在5亿,此前坊间有新闻推算,为了缓解业绩压力,《尤物鱼2》或许有可能在2019年暑期档上映。

相比起其他公司在股市上受到的反差待遇,《熊出没6》背后主要资方华强方特在新三板,乐创影视为进入股市,虽无股价涨幅,但资源平稳,更像一个“隐形的赢家”。依附现在《熊出没6》的票房,似乎已经能够确定背后的盈利。从《熊出没》第一部至第六部,这系列影戏一直抒写着以小博大的神话,2017年《熊出没4》票房到达5.23亿,这系列从原本2、3亿左右的票房体量上升至5、6亿。而这系列的制片成本均在几万万级别,相比春节档制片、宣发成本上亿的国产大片,动画影戏不在统一个赛道内,《熊出没》系列成了少数几个“闷声发大财”的动画IP。

春节档的“常青树”,

《熊出没》系列的制胜之道

近几年《熊出没》险些是春节档一家独大的动画影戏。

2018年《红海行动》《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四部大片掀起宣发大战,同期内儿童影戏市场只有一部《熊出没5》,它守着首日7.7%的排片,换回了6.05亿票房。这时的胜利显得理所应当,儿童观影动员家庭观影,而儿童的选择相当唯一。

今年春节档阿里影业推出了《小猪佩奇》,相比起《熊出没》系列,小猪佩奇的形象在成年群体中甚至更有共识感。不管是这只粉红小猪的种种神色包、“社会人”的手表和纹身、撒播于种种社交媒体上的冷笑话段子,“佩奇”自己比“秃顶强”“熊大熊二”更具盛行文化属性。1月17日《小猪佩奇》一波“啥是佩奇”短片的营销,一方面以合家欢叫醒家庭消费,一方面“硬核佩奇”引起年轻群体关注,该片抢走了动画影戏市场大部门的注重力,乐成将往年《熊出没》9-10%的排片支解过半。灯塔数据,影戏映前累计想看《小猪佩奇》到达14.8万,而《熊出没6》在10万左右。

而《熊出没6》遵照了此前系列的营销方式,一方面基于电视动画长线放映累积的IP认知度,一方面约请明星助阵,公布推广歌曲,同时寒假周末开展点映,提前收割票房。

即便《小猪佩奇》引起了媒体舆论的关注,但现真相形与舆论热度并不完全同步,两部影戏最终首日预售上《熊出没6》到达4551万,比《小猪佩奇》凌驾1000万。上映后两部影戏票房差距逐步拉大,《小猪佩奇》口碑失利,豆瓣评分跌至4.1分,票房走势进入“喋喋不休”的状态。

《熊出没6》与《小猪佩奇》一战中,影戏口碑内容或许是制胜缘故原由之一。不少媒体在举行观影后都示意内容“比想象中悦目”。2018年《熊出没5》票房大获全胜时,华强方特动漫总司理尚琳琳将缘故原由归结于影戏手艺与故事的“每年都有提高”,《熊出没》系列作为成年人眼中区别不大的“儿童特供片”,在试图自我优化。这或许也是《喜洋洋与灰太狼》系列走向衰败之时,《熊出没》系列却蒸蒸日上的缘故原由。

在票房盈利背后,《熊出没》系列更大的炼金场在于主题乐园。据领会,华强方特每年约90%的收入都来自主题乐园,而动漫内容收入以及文化衍生品的收入仅占10%左右。媒体报道,2018年5月《熊出没》系列的授权产物整年总销售额已突破25亿。2018年第三季财报显示,华强方特在天下16城建设了25座主题乐园。

海内能构建《熊出没》系列这样完整的内容产业链的动画IP并不多,依附线上大面积的内容笼罩与内容升级为票房收入、线下实景乐圈提供保证,垂直儿童市场,拿下了稳固的份额。而其他无认知基础的动画作品很难在市场站住脚跟,除了前两年的《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国产动画影戏乐成的案例并不多。屡战屡败的追光动画,今年与华纳兄弟相助,推出《白蛇》获得关注,但今后能否强化品牌完成变现尚有待考察;光线传媒旗下的彩条屋,介入了《昨日青空》《大天下》《大护法》等影戏的出品,虽然口碑崛起,但成人动画影戏,口碑无法完全置换票房。

春节档之中,民众无法依附《熊出没》系列来判断国产动画影戏市场若何,但显然大人们愿意为孩童留下一点空间,这空间能不能成为一个基点,生长成一个重大、坚硬、族群多样的内容领域尚不能知,然则它在逐渐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