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投资投资】内需很大,引领生长新动力还需创新驱动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内需很大,引领生长新动力还需创新驱动

2019年是新中国确立70周年的大喜之年。面临加倍庞大的国际海内环境,中国若何妥善应对中美商业摩擦和地缘政治风险,若何继续平稳推进“一带一起”战略落实,若何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固,深入推进供应侧结构性改造,打好“三大攻坚战”,加速建设现代化经济系统,若何通过新一轮结构性改造令中国经济找到可延续新动能,均广受关注。

2018年12月8日~12月9日,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将再度召开。海内外政商学界精英深入剖析全球热门,周全展望2019年全球及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科技新趋势,配合追求中国与全球生长新动力。会上,清华大学经济治理学院党委书记高建,海南第一投资控股团体有限公司董事长、海南省肿瘤医院理事长,优必选CFO张钜,香港铁路有限公司首席照料易珉,捷豹路虎团结市场销售与服务机构市场执行副总裁胡波围绕《创新驱动——引领生长新动力》这一议题举行了探讨,本场讨论由《财经》杂志副主编苏琦主持。

以下为投资界(ID:pedaily2012)凭证现场实录举行的整理:

高建:列位嘉宾,列位同伙,人人下昼好!我来自清华大学经济治理学院,专业是关于创新创业的,我在的系叫创新创业与战略系。

今天的话题是探讨创新驱动,创新驱动,我想和人人交流的是什么驱动创新?由于作为新的生长的气力核动力,什么来驱动这个动力?驱动创新的基础是什么?简朴说有三个方面:第一、企业是主体。第二、系统是支持。第三、人才是第一资源。

为什么说企业是主体呢?2000年是个分水岭,中国2000年以后就进入到科技腾飞的时代。所谓科技腾飞,就是研究开发的投入战GDP的比重到达1%以后,往往会在10年左右的时间到达2%,而作为一个创新驱动的国家,到达2%是标志之一。中国是在2013年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到达2%。

作为一个国家,把资金投在研究开发,都投哪儿了呢?在2000年以前主要不在企业,2000年以后,主要在企业。为从现在经费的组成来看,企业在整个研发投入中占的比重是最高的,2015年已经到达了76%。

另外一方面,作为中央产物——发现专利。2000年以前,企业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大学和科研机构。2000年以后,发生了基本的转变,2015年企业能获得的发现专利已经跨越了15万,大学和科研机构加起来也就它的1/3多一点。可以看到,中国创新生长中,企业主体性已经出现了。

中国现在企业的创新能力的获得,主要不是靠引进和消化吸收,而是靠研发投入。从这三个方面就能说明,作为创新驱动生长,谁来驱动创新?首先,企业是主体。第二,系统是支持。不管是现代的企业照样新企业。当你把一个企业做起来,从创新创业的角度来说,也许有这么几个阶段:首先得有泉源,既泉源于大学、机构,也可以来自于企业,企业可以自己做,也可以分拆出去和别人相助,这是源泉。人人知道,创新的起劲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它是无限无尽的,只要引发这个源泉,后续不管是通过孵化、通过生长,照样通过资源市场,都能够让创新不停生长下去。以是说,这个系统是支持。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要推动创新需要一个系统的确立。这地方也有一个支持系统,既有政府的辅助,也有大学的支持,也包罗了知识产权,土地的政策,以及提供一些便捷的服务,甚至商业性的创业投资基金和政府指导基金,它是一个系统化的、生态化的组成,才有可能推动创新。

第三,什么驱动创新?人才是第一资源。不管是经济生长照样社会生长,不管是手艺创新照样商业模式创新,最后都是靠人,靠人的能力。对于人这种资源的能力发生,主要是靠两方面:一是现在已经形成的组织和培育的人才,主要要有好的激励。二是培育能够推动创新的人。以是,我们说未来人才靠培育,现有的人才靠激励。

苏琦:下面有请蒋董事长,从医疗行业的投资、手艺提高举行谈话。

蒋会成:我是在海南生长的企业,转型做医疗,连系自己的企业生长说两方面的创新。第一,在天下社会办业的潮水中,我们企业在省委省政府支持下,创新了一个全新的医疗机构的体制。海南省肿瘤医院是卫计委主理的机构,但投资又所有是民营企业,投资也许几十亿,同时给民营办的医院事业单元的法人。这个创新的意义是,海南省肿瘤医院作为省级肿瘤医院给社会办医,也是天下唯一。我们由于是海南肿瘤医院,由于是事业单元的法人机构,以是对我们在医疗行业吸引人才方面起了异常努力的作用,否则在传统看法里,他不会到民营医院去。我想强调的是制度方面的创新。

胡波:我以为创新对于汽车行业来说,尤其对于今天的汽车行业来说,尤其主要。汽车已往是传统的制造行业,从汽车发现到现在一百多年的时间以来,这个产物的形态并没有发生很大的转变,从飞跃设计出第一辆汽车,到许多许多汽车,它的物理形态或者产物属性并没有太大转变,无非就是一个车壳、四个轮子、有发念头等等,虽然已往几十年,它的电子设施、内饰有许多许多创新,但自己汽车作为一个产物,形态并没有太多的转变。

但在已往五年左右,汽车行业来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为什么呢?由于汽车行业跟互联网连系了起来,汽车行业跟电动化趋势连系了起来,汽车行业跟AI、人工智能连系了起来,汽车行业还跟新的分享经济连系起来,这就是最近行业内都在说的所谓汽车的“新四化”运动,即电动化、智能化、无人驾驶、共享化。

这些新的潮水给传统制造行业带来了许多创新的元素,未来的汽车产物形态跟今天的汽车会有很大的差异,由于有几个重大的转变:第一,这辆车可能不再喝油了,而是充电的,会对整个汽车产业和上下游、相关能源行业带来伟大的转变。第二,未来汽车可能不需要人开了,这又是对产业的上下游、驾驶者和乘坐者,以及行进历程中省出来的时间可以做什么事情,带来了许多新的想象力的空间。再往后展望,可能不需要每小我私人一辆汽车了,许多人可以分享一辆汽车,事实上今天这样的分享模式已经最先如雨后春笋一样崛起了,这又对未来的商业模式带来许多新的转变。有人问,这个创新的源泉和动力到底哪儿呢?我们以为创新有两条大的路径:一是手艺驱动的,二是商业模式驱动的。许多行业以手艺驱动为主,或者以商业模式驱动为主,两条路径选其一。我以为,汽车行业必须连系这两种模式并驾齐驱,仅仅有手艺驱动也不行,必须要用手艺作为支持,在手艺平台上构建新的商业模式,才气焕发出这个行业新的发作力。

苏琦:下面有请优必选CFO张钜先生谈话。

张钜:我们优必选是全球最顶尖的AI人工智能独角兽公司,今年年头我们完成了C轮融资,市值50亿美金,短期之内可能会做C+轮,估值可能会翻一番。我们的生长异常迅速,今年的销售收入增进,可能会跨越800%以上,盈利也异常可观。我们的产物线,总体是有2B和2C两块的,2C有很大的产物线,一个是人机交互。我们以为未来一定是AI人工智能时代,而且是自动的人机交互。2B生产线有两大机械人,一个是商用导购机械人,好比居然之家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导购机械人,未来阛阓导购可能就没有了。

优必选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呢?有两个异常大的来自深圳高科技企业的基因:一是创新精神。我们有许多博士、博导、教授、两院院士。二是最接地气,我们的产物化做的是异常好的,以是我们有这么高的净利润。

为什么说科技创新是中国生长的一个很大的驱动力呢?由于从AI人工智能来看,相当于农业社会进入了工业社会,是这么凶猛的转变,这个新增添的产业是无与伦比的,看不到天花板在那里。许多人问我,AI人工智能机械人这么厉害,人类是不是就被镌汰了,就没有事情做了?这既对,也纰谬,就是转变一定会发生,我们不能畏惧,不能抗拒,只能拥抱这个转变,甚至努力介入到这个转变中去。

苏琦:易珉,我一直把你们公司看成基础设施公司,不太看成科技公司。

易珉:我讲几个点:第一,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在天下上是否蓬勃,除了它的国防军事能力,有一个稀奇主要的指标,是公共服务做得最好。什么是公共服务?医疗、教育、交通、国防等等,公共服务这个议题异常有意思,它是由四个字两个完全极端的观点组成的,两个字叫“公共”,公共追求的是公正和人人配合的权力,“服务”两个字,被服务者追求服务的水准是没有上限的。我希望获得你的服务,然则你永远服务的欠好,若是我坐着用饭,恨不得你给我服务躺着用饭,等我真的躺着用饭了,我恨不得你给我服务喂午饭,服务是永远没有上限的。我从事的行业是公共交通,这个观点拿到社会上之后,就酿成了人人说的公益性。若是一个机构做一件对社会有益的事,它是公益机构,你要不要让这个公益机构赚钱?许多人都以为不应该赚钱。我再问一个对照挑战的问题,若是一个机构,或者一小我私人,做了为社会有孝顺的事情,做了好的事情,你要不要让他赚一点钱,照样你永远让他受穷?我信托这是一个社会的伦理和社会提高的问题。以是,我们要想改变公共服务稀奇低下的服务方式,就要引进模式创新。

香港在模式创新方面做的是全球最好的,香港地有多大,1100多平方公里,其中有75%的珊瑚海,按说这个都会应该是天下上最拥堵、最不宜居、最烂的都会,但在天下都会的评分里,香港被评为公共交通和利便出行率第一。它怎么做的呢?模式创新,什么模式创新呢?社会资源在修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但它的服务水准随着企业的盈利在逐渐提高,它酿成了一个上市的公司。上市的公司,政府拥有上市公司的70%的股份,政府不只不津贴,反而从这个上市公司手里每年挣钱,也就是说它做了公共服务,做了公益,由于做了对社会有孝顺的好事,以是它是微利甚至盈利的企业,它的股东又是政府,以是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的历程。全球所有做轨道交通的机构全是赔钱的,唯一的全球有一个机构挣钱的,就是香港铁路。

人人去过纽约地铁,去过伦敦地铁,去过许多都会的地铁,稀奇是纽约地铁,脏的一塌糊涂。政府津贴的机制,公共服务,做完了之后酿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也就是说做的社会公益越多越赔钱,灯光不亮就不亮吧,由于要想把灯修睦得花钱。换句话说,许多年以前,我们有些都会的地铁为什么灯光不够亮,车速不够快,车厢不够新?没有钱。每年政府拿出津贴来给这些运营商,运行商只是维持一个最低端的公共服务,到达了公益性就行了,服务不做,由于服务的水准越高花的成本越高。

我的下一个议题是说,模式创新很主要,但创新内里尚有一个领域,是在传统意义、传统手艺上的创新。适才讲的人工AI是推翻性创新。然则,我们有没有在传统意义上、传统模式上创新呢?有,但可能不够注重这些领域。好比最近炒的对照热的是超级高铁,高铁已经350公里/时了,有没有可能再比它快,每小时1000公里、2000公里,一个小时坐到香港,甚至一个小时坐到纽约,有这个可能。然则,我们的掣肘和瓶颈在什么?高铁的动力来自于接触性的供电,可不能以无接触式的供电,创新有时刻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随着社会往前走,它逐步倒,倒到了一定水平,你会发现到了这个时刻的瓶颈,若是不把它打开,新的创新做不下去。以是,传统模式下的再创新异常主要。

苏琦:我一直以为医院和医疗研发方面,这么多年一直不尽如人意,公共的公正性和服务的差异化,包罗医院怎么有一个合适的盈利水平,这方面我们一直理的不是太顺,好比社会资源引入医院,我们还稀奇强调不以营利为目的,这不完全是搞公益吗,固然也不能完全以营利为目的,这之间怎么平衡,以更好地激励企业家进入这一领域举行创新?

蒋会成:公共服务跟盈利关系,确实这几年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现实上这几十年国家的医改失败,就是这对矛盾没处置好,这是医改失败的泉源。医改失败的意思是,不给医院拨钱,自己挣钱买装备,提高医护职员收入,以是这就造成了今天医患矛盾这么深的泉源,一定多检查,多开药,一定是追求高收入。这个惯性形成以后,要把这个体扭转一下,我以为再过十年也看不到很好的希望。

回到社会办医,现在国家激励社会资源举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着实这是一个悖论。为什么呢?非营利机构的焦点是永远不能分配利润,激励社会资源做慈善开医院和学校,爽性讲清晰这是慈善事业。你们不要去赚钱,但现实上每个民营机构,只要不是捐出来,都要赚钱。以是,在有公益性子的医疗行业的盈利,我们一直在思索。最近国家划定,幼儿园培训项目不能进上市公司资产,也不能被并购,搞医疗的看到这个心里有点打鼓,万一哪一天说医院也不能上市,也不能资源化,开句玩笑,就纯粹是慈善机构。我

未来我们以为社会资源办医疗,最后在服务和质量差异化上引领,而不是干坏事引领,公共服务管最基本的,是政府职能,但你想一小我私人住一件,收到很好的服务,可能就是我们的盈利点。作为社会办医,稀奇希望在公共服务部门做个有益的弥补,也希望在模式、制度创新方面,国家能够制订出更好的适合行业生长的制度。否则,适才说的两个悖论在短期内是解决不了的。

苏琦:问高书记一个问题,您讲的企业家为主体异常好,但我最近注重到一种征象,人人一下子对企业家赋予的期望过高,除了盈利之外,要加大研发投入,不能光唯利是图,似乎企业投得多总量大,就是民族英雄,就有自主创新的能力,这内里是不是也存在企业有自己的产物盈利周期,研发有自己的纪律,基础研发和企业研发怎么样更好的分工和兼顾,就像有的说的今年100亿搞芯片搞不成,明年200亿。

高建:企业家有两种形态:一种是生产型的,这个生产型不是指的生产产物和服务的观点,就是它能缔造新价值。一种是属于寻租型的,套利,社会上这个事情不管有没有社会价值,只要挣钱就行。当我们去看一个企业家的时刻,希望这个企业家建立一些正向的器械,而不是负向的器械。

从企业家来说,每小我私人的追求纷歧样,有的希望改变自己的生涯状态,改变自己的运气。最早是这样的。但也有些人把生长作为梦想实现的基础,不管是哪一种情形,主持人说的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古往今来或者从中到外是共通的。但你说企业家是不是应该有一些召唤就不去思量自身的生计,这照样舍本逐末的,可以有一些国家的使命,哪怕是一个通俗的公民,也有这个使命。一个企业的生计照样得遵照基本的竞争和市场纪律。一样平常的企业可能以烧钱为主,它每一次的破费是为了以后能够生长的更好,有更多的预期,有更多的投资,每次新的投资给它一个更高的估值,意味着有更好的未来。这是它生长的必经之路,虽然不盈利,然则具有的盈利的远景。若是一个企业自身在相对对照稳固的状态下,企业生长中现金流量越来越少,或者竞争力越来越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样是不能延续的。企业家有社会责任是正常的,对社会缔造价值是必须的,但必须在市场竞争中遵照基本的生长纪律,而不是逾越这个纪律,而做一些它肩负不了的职责。

苏琦:叨教胡波一个问题,原本想问这次商业战对你们的影响,厥后想想我们照样往好了想,我是手艺上的外行人,但我发现汽车变得异常有魅力,酿成一个高科技产物,但有两条蹊径,一种是互联网企业造车,一种是汽车企业自己。您以为哪条蹊径更胜一筹,或者到最后汽车行业会不会就不存在了,给互联网打工?

胡波:汽车行业,已往是一个传统的制造行业,感受没有太大的魅力,就是大的投入,资源麋集型,职员麋集型,汽车销售全天下进入了一个相对对照平稳的时期,只有在中国还在突飞猛进。但这两年来,由于汽车和高科技的连系,尤其跟资源的连系,一下子溘然就许多热钱涌入到了汽车行业。由于汽车跟互联网连系了以后,人人看到了这个产物在未来可能会发生革命性的转变,可以想象,汽车在智能化和互联网化以后,就酿成了一个长着四个轮子的大手机,在行进的历程中,当你坐在一个有四个轮子的大手机里的时刻,可以干许多事情,它能够引起的相关的商业模式的转变、创新,以及带来的相关产业的新的利润的增进点,这是可以想象的。在这样一个刷新的历程中,确实有两条路径:传统的汽车行业+互联网;互联网+传统的汽车行业。我小我私人以为,最后照样殊途同归,由于最终照样传统制造业和互联网的连系,至于哪条路径加倍乐成,现在看来还不是稀奇好说。但从最近这几年的实践来看,传统汽车行业有一个实力的回归,由于在最初最先新能源汽车和互联网汽车兴起的时刻,有许多新兴的造车势力喊出了弯道超车的观点,但现实中发现车还不太好超,由于汽车确实对照庞大,上万个零部件,尤其汽车的生产、制造、销售到售后服务,已经有一套对照完整的系统,在短时间内要打破这套完整的系统,生怕不是那么容易,究竟这个产物有平安性,有许多其他产物不太具备的特殊的属性,以是这个弯道超车不太好超。

传统的汽车行业可能起步对照慢,在一其中长跑的历程中,可能一最先出发没有别人快,但跑着跑着后劲就来了,由于耐久制造业的沉淀,它具备了在创新的历程中的后劲。就中国来看,电动车的行业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在已往几年,人人看到电动车在刚刚雨后春笋冒出来的时刻,有许多油改电的例子,简朴把一个汽油车改成电动车,许多弯道超车用一些相对质量不是很高的,或者相对对照低价的产物很快占领了一些市场。但经由一段时间以后,你会发现传统的车企,尤其是手艺沉淀对照深挚的传统车企最先发力了,这个发力应该在明年,明年主流的传统汽车的合资企业,在中国会大规模推出电动车。在这种情形下,一些起跑对照快的企业,可能会感应更大的压力,尤其是在产物的稳固性、质量和售后服务方面,传统车企照样有很大的优势。最后一定会有一些年轻的选手,一些新兴人类脱颖而出,在这个行业里一定会有几条鲶鱼,一定会有乐成的新兴的选手,但不能否认的是,传统汽车行业还具有壮大的生命力,包罗内然发念头还远远没有走到它的历史使命的劲头,未来的5年、10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一定是传统汽车行业和新兴汽车行业并存,相互融合,触发新一轮创新的这样一个新的事态。

苏琦:我们作为消费者来说,一定是愿意你们打的越狠越好,由于会降价。适才张总讲到估值,我们听了很振奋,你们接下来准备上市?是奔新三板,照样习主席刚刚在上海推出的科技板?着实我刨的坑是,咱们现在资源市场对于高科技企业的支持作用到底是足照样不足呢?

张钜:AI人工智能是未来手艺,需要很大的投入,投入来自于两个,自己拿出部门钱支持。但同时风投契构对我们的投入,尤其在更早的初创期的支持太主要了。我们会去到A股市场,不管哪个市场,它的IPO融资,照样以后的再融资,对我们高科技企业太主要了。我们是来自深圳很接地气的,产物很商业化了,能够自己支持自己,但自己支持自己会慢,有资源市场支持会更快。我照样盈利的,像生物制药、芯片,可能很长时间都没法盈利,资源市场对它支持异常异常主要。今年一系列的科技创新试点企业的规则,无论是科创板照样创业板,我们信托会推出一系列新的改造措施,去支持芯片、AI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前期投入很大的企业的上市,而这些对于中国的国策,对于未来的产业和未来占有制高点异常主要的,这是资源市场异常值得做的一件事情,我信托做了之后它的回报也很高,我以为是利国利民。

高建:我弥补一下这个话题,推科创板在很洪水平上照样想促进科技企业的生长。科技企业生长有两个特点:第一、有的时刻它的颠簸是对照大的,它的生长往往有发作力,但不能很快有发作力。第二、往往一最先以烧钱为主,不太容易有收益。一样平常的资源市场上市规则,他们是很难知足的。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若是IPO的通道是对它流通的,VC也愿意肩负一部门职责,它可以以非上市的公司作为投资工具。现在甚至说由于VC的追捧,有一些初创企业可能泛起市值的倒挂,注释在上市之前,已经有资源的气力在那儿。若是上市和资源的气力对接,而不是与一样平常成熟的公司上市根据一个尺度举行,一定是有利于新兴企业生长的。包罗要把一些在外洋上市对照优质的企业吸引回来,这也是一个趋势,至少出现了一种信号,只是这种信号是不是能够有助于新的企业生长,还要看。

我们一直研究新三板,新三板上万家企业,内里有一批企业是对照有生长性的。新三板可能不如科创版更有利于科技企业的生长,科创板的推出,对现在已经成为或者即将成为独角兽的科技企业是一个伟大的利好。

苏琦:作为一家深圳的企业,跑到上海去上市,会不会若干受到一点压力?

张钜:不管我们在哪儿上市,首先我们是中国企业在中国上市。上交所的科创板定位的不是一个上海的企业,是一个全球金融中央,以是我们的名目一定要大,不要有地域的歧视、限制,只要是科技创新企业,利国利民就应该支持,尤其我们要以生长的眼光看问题。可以看到,之前许多规则,希望你是一个完善的企业,但科技创新企业不是一个完善的企业,既然名字叫科创板,或者创业板,希望能够相符这些科创公司的特质,不要以成熟企业的眼光看待它,我们国家要不要芯片产业,要不要生物医药产业,要不要AI人工智能产业,占有这个制高点,通过资源的气力让我们的产业起来。既然是创新的器械,我希望制度上也去创新。

苏琦:我们每一次全球化遇挫,或者对外关系稍微有点荆棘的时刻,我们一样平常会想到两点:一是自主,二是海内市场,内需很大。前几十年内引外联提高很大,这个空间是不是已经没有了?我们自己是民族自豪感很强的民族,我们中国人也不笨,到了一定阶段,要不要这个,要不要谁人,一定都要,我们郁闷在这个阶段被别人卡了脖子上不去,产业空心化,高不成低不就,上不去下来,若是我们都要了,上中下游都通吃,会不会引起别人更多的反弹,甚至围堵?

易珉:这个问题提的异常有挑战性,我试着回覆一下。我在已往三十年从业的行业,英国做了19年,在美国的通用电器做了一段时间,在瑞士诺华,现在在香港铁路,这四个领域都是手段域排名第一的行业。我做了这么多年,有那么几层体会:第一,我们经常在提倡的是全球要多边化,不要单边化。多边化的一个主要缘故原由,就是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所有产业链不能能由一个国家来完成,由于随着科技的生长,不能能由一个国家来完成。

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自力重生,要不要有?一定要有,最基本的平安,我们一定要做足做到。但有一点,若是我们所有的行业、所有的器械都自己来做,有可能在资源方面、在全球整合方面、产业链方面是虚耗,说一句笑话,《全球时报》总编有一个讲话,他说网民来骂我,我用苹果手机发了一条中美关系的微信,网民说,你打着爱国的旗帜用着苹果的手机来挺华为。着实苹果手机70%是在中国制造的,苹果手机在东莞、在深圳有上百个分销商或者零件制造商。波音飞机,由200个国家和差异区域做成的,很难说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这从能源和社会的结构来说,不能以这样。但当我们生长到一定水平的时刻,我们要引进先进的手艺,好比在已往改造开放的40年,我们通过合资、通过手艺引进,再学习,再开发,再创新,做出来许多器械。华为的器械确实有的地方做的对照好,然则它是确立在学习了别人的器械以后发生的。以是,全球一体化的偏向,我们应该更进一步打开,打开手艺领域,包罗派留学职员出国学习,让我们融入天下,让天下融入我们,这是我们该做的一个大偏向。

咱们国家在生长到一定水平的时刻,公共服务方面的创新主要性在哪儿呢?西方社会公共服务蓬勃,有许多领域都是公共服务,甚至连国防采购都是由公共服务来做,一小我私人、一个企业在社会上做了好事应该获得回报,而不是说做了好事以后,一分钱不拿,我们的慈善机构全是确立在有了钱之后做慈善。许多年前,我们的祖先把英文的一个词翻译成中文,就是“公司”,这是异常伶俐的一个做法,为什么翻译成“公司”,中国虽然有商业,但公司这个观点是没有的,是厥后引进的。为什么不翻译成私司?公是说要对社会有责任的事情。司是司职,要做该做的事情,有自己的领域和专业。把这两个字加在一块就酿成了公司。只要你是一个公司,一定要对社会发生价值,只要你是公司就一定具有社会公益性,只不外巨细的问题。作为医疗机构,一个好的医生治病救人,解决了人身体的疾病问题,他一定要有好的回报,让他好好生涯。香港信托一件事,大街上遇到算命的一定不要让他算,由于他自己都不能算好自己的运气,他怎么能算好命呢。若是一个医生买不起屋子,他做的事情也没设施做到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苏琦:谢谢在座的列位嘉宾,谢谢人人的热情介入。时间到了,这个环节到此竣事,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