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亿身家的徐镜人去世,接班人已培养27年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近日,扬子江药业发布讣告,称扬子江药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徐镜人同志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7月12日20时39分不幸逝世,享年77岁。

而前一天晚上,《健康时报》就已经刊出一条消息称,徐镜人因心梗离世,当时他正在新疆伊犁参加会议。

徐镜人平时为人十分低调,这条新闻夹在当天的新闻中并没有被太多人关注到。但在界,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药业却举足轻重。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因为爆发了大规模的甲肝。当时业务并不出众的扬子江药业厂在几个月内竟然交出了400万包的板蓝根,一战成名,从此扬子江药业和徐镜人被人称为“板蓝根大王”。经过近50年的发展,扬子江药业已经位列百强榜首。

充满传奇色彩的徐镜人,就这样告别了倾尽一生心血的扬子江药业,给中国医药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

/低调的企业家 /

作为扬子江药业这样知名企业掌舵人,徐镜人却十分低调,低调到有点神秘。

从媒体的零星报道中,可以拼凑出徐镜人的性格拼图——内敛、实干、坚毅带点执拗。

在干活或者工作时,徐镜人喜欢一马当先,自己亲自下场。在扬子江药业的前身泰兴县口岸镇工农制药厂刚刚起步时,经营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没有资金、没有设备、也缺少人才,徐镜人是厂长同时也是工人。

徐镜人有一次去上海购买制药用的原料时,为了省下运输费,用了两个多小时自己一个人搬运了40个巨大的糊精桶。而且这不是唯一一次,还有一次徐镜人和妻子一起往船上搬运原料,爱人竟然掉落水中差点丧命。

扬子江的员工对徐镜人评价出奇的一致,他不喜欢炫耀,不喜欢夸夸其谈,是个实干家。

此外,徐镜人对产品质量有近乎严苛的要求,在扬子江企业中,流传有徐镜人关于质量的一系列要求:“任何困难都不能把我们打倒,唯有质量”、“为父母制药,为亲人制药”等等。

当年,就是因为扬子江药业的板蓝根质量好,上级主管部门才安排其生产400万包药物支援上海甲肝大流行。

2021年7月7日,《经济参考报》给徐镜人做了人生最后一次采访报道,徐镜人对记者仍然在谈产品质量:“要时刻谨记没有质量的产品,不是产品;没有质量的生产,不是生产。”

除了工作敢为人先,徐镜人对外却十分内敛、低调。在很多会议和演讲场合中,徐镜人的发言都很短,甚至只有寥寥数语,特别是出席公司外部的一些会议,徐镜人的发言对整个行业会有一些建言,但是基本不谈扬子江药业自身。

有媒体这样描述徐镜人:“徐镜人整个发言过程都盯着发言稿,很少抬头”。

徐镜人尤其不喜欢被媒体采访,有媒体称徐镜人讲话方言口音浓重,很多人听不太懂,有时候采访旁边需要配个翻译。但扬子江药业内部管理层对此有不同看法,徐镜人本人其实并不喜欢曝光在公众下,有时面对媒体采访他更愿意让公司其他负责人来谈,所以才会有配翻译这样的说法。

除了为人低调,被外界所风传的就是徐镜人的“保守”,甚至到了古板的地步。他曾对外界公开称,扬子江不合资,不上市,不兼并,不接受风险投资,不搞多元化。

创立50年,已成为医药龙头企业的扬子江药业仍未上市。对于不上市徐镜人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对外解释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最终将企业拖垮,徐镜人每次遇到这个问题都会说同一句话:“没有这个必要”。

徐镜人在医药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在其“古板”的经营方式下,使扬子江药业取得了一系列辉煌成果,以及推动中国的制药企业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

2021年的6月26日,当时是扬子江药业发布仿制药新品发布会,77岁的徐镜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当时他身穿白色POLO衫出席了发布会,没想到的是,仅仅半个月后即离世。

如此不的企业家,也是富豪榜的常客。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徐镜人以430亿元财富名列第62名。在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他则以480亿元财富名列第311位,在江苏泰州上榜的企业家中位列第一,是名副其实的泰州首富。

徐镜人虽然为人低调,但是他创立的扬子江药业在行业中可不低调。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显示,扬子江位列当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并且已是连续6年排名第一。

徐镜人曾公开表示,扬子江药业销售收入到2020年将突破1000亿元。不过,由于他一直拒绝把扬子江药业上市,没有对外披露过公司财报,因此扬子江药业真正的业绩情况外界无法得知。

仅可以从公开资料窥见其业绩一斑,全国工商联披露的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扬子江药业以901.85亿元的营收位列第71名。

同时,扬子江药业也充满争议。

2016年,扬子江因为回购股权,被员工告上法庭,还曾涉及多个行贿案件。

2021年4月,扬子江药业刚刚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处罚,共计罚没7.64亿元人民币,并被市场监管总局定性为:

在调查初期不配合、拖延检查进展。

2.

/扬子江的“国企”基因 /

2021年4月,扬子江药业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罚没7.64亿元,引发了外界好奇:扬子江药业究竟是国企还是民企?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扬子江药业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无疑。给外界造成国企的印象,是因为徐镜人在创业时的小插曲,扬子江药业有过一段政府管理的背景。

1966年,徐镜人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最初被分配到泰州的一家仪表厂做工人。不甘寂寞的徐镜人在干了五年后毅然辞职,揣着几千元募集了几名工人,创办了一个制药车间。

最开始生产的产品是百乃定和百尔定针剂,生产了一段时间后,徐镜人嫌厂房太小,在一块荒地上新起了一座厂房,并挂牌“口岸工农制药厂”,开始生产后来大名鼎鼎的板蓝根。这个制药厂就是泰兴县口岸镇工农制药厂的雏形(同时也是扬子江药业的前身),在这个时期徐镜人的制药厂仍然属于乡镇企业。

好景不长,当时国家开始禁止乡镇开办制药厂,规定一个县只能有一个制药厂,其他不符合规定的制药厂只能关停或者转让,徐镜人的制药厂就在关停之列。徐镜人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心血就这样付诸东流,找遍了县里领导无果,又跑到市里,当时的扬州市领导听闻此事后,非常重视板蓝根这个产品,最后决定口岸工农制药厂由“镇办”转为“县办”,改名为“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将口岸工农制药厂的资质保留下来。

因为板蓝根销量比较好,在1985年徐镜人的工厂最终重新获批自立门户,改为扬子江药业厂。

经常被人错认为是国企不仅因为这个小插曲,还因为徐镜人带给扬子江药业鲜明的企业文化。扬子江药业如国企一般注重对党员的培养,注重用毛泽东思想来构成企业文化。

虽然有描述称,扬子江药业集团办公区修成类似紫禁城的故宫,徐镜人在类似美国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上班,但徐镜人有着浓烈的红色情结。比如,扬子江药业内部的广场被命名为东方红广场。不仅如此,在这个广场还矗立着十几米高的毛主席铜像。徐镜人经常和企业员工讲,扬子江的精神和企业文化来自毛泽东思想,包括制定发展战略都会引述毛泽东思想著作。

徐镜人对毛泽东著作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经常要员工和企业高层开展“自我批评”。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在某年年终的总结大会上,公司所有的负责人必须要展开“自我批评”谈自己不足的地方,以此作为年终述职的方式。

徐镜人的红色情怀还展现在企业管理的其他方面,比如新员工入岗前必须要军训,七月一日的时候要组织员工唱革命歌曲,而八一则是员工队列会操,这点习惯可能和徐镜人的军旅生涯有直接关系。

更令外界注目的是,扬子江药业的人事任免也和国企一般,注重思想性、政治性的考核,最显著的一点是考察其是否为党员,所以在扬子江药业党支部入党变成了最严格、最困难的事,据称徐镜人的儿子徐浩宇曾在2010年申请入党遭拒,因为当时徐镜人觉得徐浩宇思想达不到要求,提出要多观察一年才能决定。

3.

/父子有分歧只是传言 /

徐镜人去世后,扬子江药业由谁来掌舵变成了首要问题。

此前,77岁的徐镜人一直未公开宣布接班人计划。

据媒体报道显示,徐镜人有一子一女。其子徐浩宇目前是公司副董,其女甚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

此次成立徐镜人治丧委员会,徐浩宇是主任委员。

公开资料显示,徐浩宇1972年生人,硕士学历。

徐浩宇本人也极为低调,很少接受媒体采访,有业内人士评价其与父亲徐镜人一样属于“少说多做”的类型。

有报道称,徐镜人在此前已经有意无意的在培养其子徐浩宇。自从1994年毕业后就一直在扬子江药业的基层锻炼,曾担任过扬子江药业的销售办科员,后来获得晋升至省公司经理,2005年之前还担任过销售一局局长,2005年后,徐浩宇出任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此外,徐浩宇创立了江苏爱源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长,现在仍担任江苏爱源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徐浩宇被外界认为是最有可能成为徐镜人接班人的人选。

令外界担忧的是,徐浩宇和父亲在经营上存在很多分歧。

比如徐镜人对上市十分不感冒,甚至定下了“三不政策”,即不搞兼并联合,不盲目上市,不搞不熟悉的产业。但是徐浩宇却有不同的看法。

他曾在采访中表示:“当下企业比的就是实力和思维,以及资本,如果有了这些,企业的前景会非常好,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

当然,不排除徐浩宇所说的这番话,是针对其管理的江苏爱源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为徐浩宇当时表述的企业为小型企业。在不久后的2015年,徐浩宇创立的公司登陆新三板挂牌上市。

扬子江药业内部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看法,认为徐镜人徐浩宇有分歧只是外部传言,其实徐浩宇在大部分理念上是和父亲保持一致的,不然徐镜人也不会在很长时间一直培养徐浩宇,徐浩宇也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父亲经营存在问题。

除了在上市与否的思考上存在不同见解,徐浩宇其实对父亲的经营理念大部分持认同态度,在媒体报道中也可以得到印证。

他曾在媒体的采访中说,扬子江会坚持做药,不会跨行业。这点和徐镜人的理念是一致的。

徐浩宇在经营理念上也有自己的一些独特想法:“真正要想把医药产业做强做大,我认为可以在健康领域发展,做药、做机械、做健康保健品,这都可以,但不能脱离这个轨道”。

2021年3月,徐浩宇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对扬子江药业未来持乐观态度。徐浩宇称,医药行业仍然是一个朝阳行业,自己非常看好健康领域相关方面的发展。公司已经开始从产品、从销售额,往健康的内涵、食品保健品、保健类的器械等这个方向去发展。

徐镜人逝世之后,徐浩宇有极大可能会接过父亲重任继续带领扬子江药业向前发展,但是未来的扬子江药业究竟会走出一条怎样不同的路,仍需时间来观察。

4.

/结语 /

十分巧合的是,徐镜人和华为的创始人、联想创始人一样,都出生于1944年,更加巧合的是,这三位企业家都有从军履历。

知名财经作家秦朔曾这样评价:“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在管理上的井井有条,可能有一套源自部队的管理方法。”

徐镜人用实际行动告诫创业者,企业有着比上市更重要的追求。这一代创业者所散发出的企业家精神,具有浓重的时代烙印,有一种永不满足、开拓创新的劲头,就像徐镜人所说的那样:

“任何困难都不能把我们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