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热恋到撕破脸:风投与企业创始人恩怨录

  • A+
所属分类:投资项目

  从红孩子、俏江南、后谷咖啡、相宜本草再到雷士照明,创始人与投资人的博弈乃至碰撞不时发生,关于创始人与投资人关系的话题也随着近期雷士照明事件的发酵引发热议。

  在投资界,一直有“投资企业就是与企业谈恋爱”的说法。不得不说,这个比喻很形象——企业家与投资人从不认识到互相接触,到互相了解,终做出结合与否的决定,在这个过程中,有的只是见过一面后就草草结束,有的则是纠缠许久依然没有结果,只有极少数的一对能终“喜结良缘”。以下我们就将几个案例完整的呈现出来,希望对创投与企业有一些帮助。

  案例1:“雷士风波”

  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吴长江因个人原因已辞任公司一切职务。公司投资方、非执行董事、赛富亚洲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接任董事长,来自施耐德电气的张开鹏接任首席执行官。吴长江的突然离职,引起了诸多猜测和争议。6月下旬,吴长江向投资人阎焱隔空发难;7月12日,雷士员工和经销商与外来投资者公开决裂,要求吴长江重回雷士……

  迷耶?局耶?从5月25日突然宣布辞职,到遭券商平仓,到传闻被“带走协助调查”,再到缺席董事会,末了总算现身《财经日报》回应传闻,吴长江反出雷士,“失踪”月余,引人关注。

  一方是风险投资机构软银赛富和全球的跨国产业大鳄施耐德,而另一方是有着众多员工和经销商支持的创始人。双方到底谁能胜出,目前依然扑朔迷离。

  雷士事件被外界解读为创始人与投资人的控股权之争。然而,在控股权之争的背后,实际上更存在着一种规则、理念上的分歧和较量。“联系到之前发生的国美黄光裕和贝恩资本,以及陈晓争夺控制权事件,雷士的这种人事调整应该是非常典型的投资人股东联合向创始人股东发难的事件。”一位在2007年已经引进国际资本的浙江企业负责人表示。

  在雷士事件中,控股权之争发生之前,创始人与投资人的分歧便时有发生。有报道称,吴长江敢拼敢赌,上市后在公司里愈加强势,对于董事会的“规则”很不适应,经常一时兴起就“越了红线”。一位接近雷士高管层的人士透露,股东之间在经营战略上时有分歧。曾经有一次,吴长江想收购一家英国公司,背着董事会签署了协议,此后阎焱跑到英国重新谈判,结果没等新协议签署,这家英国公司就破产了,雷士终以更低的价格买下了这家公司的部分资产。事后,阎焱在微博上评论称: “中国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做不大,与企业的制度化、透明化管理关系。”

  案例2:俏江鼎晖反目

  2011年8月26日,俏江南餐饮集团(以下简称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引进投资方鼎晖是“俏江南较大的失误,毫无意义”,“民营企业家交学费”。她还表示,鼎晖什么也没给俏江南带来,却用很少的钱稀释了“那么大股份”。一时间,风险投资商和被投资企业的矛盾再次公开暴露在公众面前。

  9月2日,接近俏江南人士郑啸(化名)告诉记者,鼎晖投资俏江南后,张兰和鼎晖之间的确颇多争吵,但这一争吵像“情侣之间吵架一样”。他认为双方的冲突本质在于--做实业的和做金融的思路不一样。

  但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俏江南在多家PE的竞争中选择鼎晖创投,后者注入约两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占有前者10.526%的股份。

  鼎晖创投投资俏江南时付出了“天价”,投资协议中,有一项对赌条款:因为非鼎晖方的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或者俏江南的实际控制人变更,鼎晖江南有权退出“俏江南”。退出的方式由俏江南选--鼎晖将股权转让给张兰或张兰认同的第三方,或者“通过法定程序减少注册资本及以减少股东数”。这即是俗称的“回购”。据一位律所合伙人介绍,后者说白了就是,张兰要想鼎晖江南同意减少注册资本,就开出鼎晖江南能接受的价格。所以当俏江南上市受挫后,鼎晖要求张兰高价回购股份。

  事实上,2011年,俏江南一直在冲刺A股但上市未果,可能得转战香港上市,两个市场的平均行业市盈率是有差距的,那么,俏江南的估值是否会下降?如果是,鼎晖这单投资的盈利也可能大幅下降,甚至可能亏损;对于张兰来说,听鼎晖创投建议,向高管低价出让了部分股权,却还是不能在境内上市,她觉得她自己也亏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都有不满,矛盾浮出水面。

  “俏江南想清退鼎晖,就付出让对方满意的回报,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一位投资界人士介绍,“鼎晖投资俏江南快3年了,要想让其退出,投资回报至少要在本金60%以上才能获同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