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讨排行榜的目的是什么 地铁乞讨是否该禁

  • A+
所属分类:投资项目

  我们都知道有富豪排行榜,今天竟然又出来一个乞讨排行榜。近上海轨道交通警方严查地铁乞讨,徐家汇站治安派出所官方微博发布一个乞讨排行榜,公布被查处次数排名前三的乞讨人员资料。地铁乞讨是否该禁,是个争议的话题。出于公共安全的考虑,一些城市严禁地铁乞讨,姑且承认此举有一定合理性,但无论如何,公布什么乞讨排行榜,对乞讨者进行“示众”,无疑太过火。

  乞讨者违反地铁管理规定,该查处就查处,该教育就教育,有必要在道德上再贬低他们吗?根据上海轨交警方公布的情况,有的乞讨者打麻将输钱就出来讨点赌资;有乞讨者吃鸭腿饭、牛肉饭套餐、肯德基;有的一天能讨到几百元,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可是乞讨者这些“不光彩的内幕”,和他们的违法行为又有什么关系?什么法律授权警方揭露乞讨者的私生活?

  公权力的行使,应当有其边界,查处违法行为,一是一,二是二,没必要牵扯出一大堆不相干的东西。警方是执法者,不是道德法庭的法官,不应对他人的私生活妄加评判。乞讨者虽然干着别人眼中卑贱的职业,但他们也是人,也有隐私,也有尊严,他们的人格权应受法律保护。

  其实,所谓乞讨者的“道德污点”,也经不起推敲。根据这份“乞讨排行榜”,排名前三的乞讨者要么是残疾,要么年老,要么身患重疾,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是需要帮助的弱势,并不存在欺骗民众的行为。乞讨者吃牛肉饭、肯德基,这也无可厚非,难道乞讨者就只有吃剩饭剩菜的资格?至于乞讨者日进斗金的传说,相信只是个别,怎能以偏盖全,把所有乞讨者都假定为富人?

  “乞讨排行榜”还是不要了吧,我们的社会,对于乞讨者本来就有着种种误解和偏见,作为公权部门,别再火上浇油了。

  “我们热爱的这座城市拒绝冷漠,但也需要秩序保障。”上海警方称,在微博上推出“乞讨排行榜”专题,是希望让地铁乘客了解这些乞讨者并非迫于生活,而是想着不劳而获,希望更多乘客了解“乞讨”的真相后,配合警方工作,还地铁车厢安宁有序的环境。

  “据不统计,在进综合执法工作站次数的排行榜上,22岁的何某以308次位居,88岁的陈老太以292次暂列第二,27岁的包小弟以241次尾随其后,大有利用年龄优势赶超之势……"日前,上海轨道公交警方发布的这条微博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赞赏警方积极维护轨道交通车厢秩序的努力,也有不少人质疑此举伤害乞讨者的自尊。记者昨天从上海警方获悉,微博内容并未涉及乞讨人员的详细信息,一些网友所称的“示众”并不存在。

  “我们热爱的这座城市拒绝冷漠,但也需要秩序保障。”警方表示,在大力整治的同时,希望乘客配合警方工作,发现违法人员及时报警,坚决抵制车厢乞讨、散发广告等违法行为,携手创建整洁有序的车厢环境。

  “排行榜”并未披露个人信息

  8月14日,轨交徐家汇站治安派出所官方微博“轨交警花”发布一条被网友称为“乞讨排行榜”的信息,曝光了2008年以来被轨交综合执法工作站查处次数排名前三的乞讨人员。

  不过,警方并未在微博上披露乞讨者的详细信息。记者在查阅“轨交警花”发布的微博时,也未找到相关人员籍贯、照片等个人信息。此后该微博陆续发布了一些乞讨者的故事,也都是简略的情况介绍,照片经过模糊处理,并未泄露乞讨者信息。尽管并非出于恶意,该“排行榜”仍引发网友的争议。有网友表示,排在“”的乞讨者,或是文盲残疾,或是老人,本是社会弱势群体,应得到社会关爱,警方却将其公然“示众”,伤害乞讨者自尊,也有人称“不人道”、“缺乏爱心”。

  “这是一个专题,我们从7月初就开始陆续发布,相关的微博有几十篇,被拿出来说的只有这一篇,因为‘示众’这个词引起高度的关注。”“轨交警花”在微博回复中表示:“质疑让我们不断自省,支持是我们前行的动力,无论过去还是以后,‘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都不会变!”

  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在微博上推出这一与警务工作相关的专题,是希望让地铁乘客了解这些乞讨者并非迫于生活,而是想着不劳而获,希望更多乘客了解“乞讨”的真相后,配合警方工作,还地铁车厢安宁有序的环境。

  对此不少市民和网友都表示认同。市民秦女士每周末陪孩子乘地铁到南方商城学英语,经常遇到乞讨者。她说,一开始她会让孩子给这些人钱,“后来我女儿问我,这些小朋友为什么不上学专讨钱?我才意识到越施舍越是害了这些孩子。”网友“来司星人”则认为:“打击职业乞丐也是为真正乞讨者维护公平。不要让人们的同情心被浪费!这些职业乞讨者是社会冷漠的始作俑者!”

  乞讨现象怎还存争议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只有“反复纠缠、强行讨要或以其他滋扰他人方式乞讨的”及“胁迫、诱骗或利用他人乞讨的”方可处以治安拘留、罚款。记者从警方获悉,根据法律规定,对于大多数职业乞讨者他们只能将他们留置至22时或送入救助站,但他们到达救助站后往往不接受救助,第二天又可以出现在地铁车厢行乞。

  此外,法律规定有未成年人需照顾的违法嫌疑人不得拘留,70岁以上老人免于治安处罚,乞讨者便把孩子和老人当成“护身符”,也让真正的弱势群体无法得到应有的帮助。

  在警方日常处理的乞讨人员中,不少人收入颇丰,甚至远超上班族。日前被带进工作站的41岁男子臧某,半天乞讨收入就达500元,其中不乏外币。甚至在整治车站乞讨的过程中还有乞讨人员问民警:“你一天能赚多少,还来管我,我今天就讨了670元!你连我都不如。”

  民警吴春雨介绍,每日查处的乞讨人员中,“老面孔”占了绝大多数,都是“职业乞讨者”。因为“看不上”警务站提供的饭菜,到了饭点他们会自己叫外卖:“16元的鸭腿饭、牛肉饭套餐加饮料,甚至叫肯德基的都有。”当然,也有一些市民和网友认为,一味“打击”、“举报”,不是解决城市治安问题的根本之道。市民严小姐表示,应该加大社会救助体系建设,让弱势群体能够得到帮助,让不劳而获者没有立足之地。

  乞丐的存在,是古往今来的社会现实,中西皆然。无论社会如何富足,保障体系如何发达,都难以覆盖到每一个民众,在中国目前国情之下尤其如此。不要为乞丐者日进几百元的收入所迷惑,更不要被媒体把偶尔讨得一百美元渲染成“每秒赚一百美元”所迷惑。我们应该反向设想一下,如果不允许乞讨,一个残疾加文盲的年轻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一个可能来自特困地区的五口之家,生活将何以维系?还有,如果在小城市中风餐露宿、每天只能挣一二十元的乞讨者可以不被驱逐,那么,上海地铁乞讨也不应被驱逐难道我们驱逐的理由只是眼红他们的收入吗?

  因此,争论中我们应该反思更高的原则,那就是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文明发展至今,相信大多数人已有共识,城市的文明程度不在于有没有乞丐,倒在于我们如何对待乞丐。人性是复杂的,我们不应着眼于动机,而需要着眼于行动。乞讨行为没有造成社会危害,我们需要的,更应该是一点善心,一点宽容,甚至一些宗教情怀:行善从根本上来说,是完善自己的道德,是让自己获得快乐,他人与我何有哉?

  事实上,“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是合理的,它只对强讨、胁迫、诱骗、利用他人等乞讨行为作出了处理规定。上海警方用心良苦,但越“法”执法,尤其贸然“示众”的做法并不可取。任何超越法律法规的捷径,末了都可能会留下侵害个人权利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