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元投资】《疯狂原始人2》能拯救固步自封的梦工厂动画吗?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躲过了巨石也躲过了毒蛇,但《疯狂原始人2》最幸运的当属从梦工厂动画的腰斩中躲过一劫。

两周前的11月27日,梦工厂动画新作《疯狂原始人2》全球上映。这部讲述原始人家族与另一户“文明人”家族笑闹之旅的续集影戏,成为疫情之下冷清影市的一剂强心剂。影片在海内首周综合票房达1.25亿,预计最终票房约3.11亿。

此前,第一部《疯狂原始人》(2013)以1.35亿美元的制作成本收获了5.8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并获得第86届奥斯卡和第71届金球奖的提名,这也让《疯狂原始人2》未上映就备受期待。

然而,这部极有潜力成为票房爆款的种子选手,却因梦工厂动画近年来的内外交困而不幸遭遇腰斩——这家曾凭《怪物史莱克》《猫》等优质作品而与皮克斯、分庭抗礼的动画大厂,自2012年后连连遇挫:

《守护者同盟》票房失利,接下来的《极速蜗牛》、《天才眼镜狗》也接连惨败,2014年推出的续集影戏《驯龙能手2》与《马达加斯加的企鹅》只管外洋成就尚可,但北美票房均不理想。《疯狂原始人》(2013)总算大获乐成,但裁员降薪、高层更改等负面新闻跬步不离。

2016年,没能借《功夫熊猫3》打赢翻身仗的梦工厂动画最终以38亿美元的价钱为全球收购,不久后又传出已开发了三年半的《疯狂原始人2》项目被腰斩的新闻,认真人遣散并转到其他项目。这个曾让全天下眼前一亮的原始人人人族,似乎大限已至。

虽然在2016年后,梦工厂动画陆续推出的《邪术精灵》《瑰宝老板》《内裤队长》等片票房也还算不错,但与此前惊动全球的《功夫熊猫》和《怪物史莱克》相比,终究稍显逊色。

最终,梦工厂动画决议“复生”《疯狂原始人2》,2020年,原始人人人族终于归来。然而,饶是口碑颇佳,但项目曾多次中止的《疯狂原始人2》足以成为梦工厂动画继《功夫熊猫》后的新“花旦”吗?

相比之下,作为老对手的迪士尼和皮克斯如日中天:前者凭《疯狂动物城》《冰雪奇缘》重返动画影戏暮年迈宝座,今年又以一部《冰雪奇缘2》成为话题焦点;后者以一部《寻梦周游记》牢固了在动画界的王者职位,新片《心灵奇旅》年底也即将上线,尚未上映在豆瓣已有两万人符号“想看”。

美国动画产业名目在悄然洗牌。在与迪士尼、皮克斯的赛跑中,梦工厂动画另有迎头遇上的时机吗?

谁是梦工厂的救世主?

《疯狂原始人2》死里逃生。

2013年,《疯狂原始人》以1.35亿美元的制作成本收获了5.8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并获得第86届奥斯卡和第71届金球奖的提名。梦工厂动画乘胜追击,2014年立项续作《疯狂原始人2》,设计2017年12月上映。

但项目希望颇为崎岖。2015年,梦工厂动画一再传出裁员降薪的新闻,往后,高层卡森伯格的去职以及公司内部的人事情动,导致项目一度无人推进。随后由于剧本问题,项目再次弃捐。2016年4月,NBC全球收购梦工厂。11月,全球影业主席唐娜·兰利来到梦工厂动画公司总部,确认《疯狂原始人2》项目即将被关闭。这个诸事不顺的项目险些中途夭折。

虹膜撰文以为,这或许是由于《疯狂原始人》IP在外洋并没有那么“神”导致的决议。第一部IMDb 7.2分,Metascore 55分,加上1.8亿的北美票房,只能属于梦工厂中等偏上的水准。然则,随着《功夫熊猫》《驯龙能手》几大超级IP纷纷终结,梦工厂动画不得不转变战略,一方面团结Netflix制作动画剧集《巨怪猎人》和《战神金刚》,另一方面最先榨取二线IP的剩余价值。

2017年,梦工厂动画决议“复生”原始人一家,敲定由《魔发精灵》的故事认真人乔尔·克劳福德担任导演,并由在梦工厂事情了20多年的马克·斯威夫特担任监制。

云云频仍的更改在《疯狂原始人2》文本中很难不留下痕迹。

详细体现在《疯狂原始人2》中的焦点主题并不明确。“我们仅看到万箭齐发”,北京影戏学院副教授葛竞评价道。

“传统与现代家庭的看法冲突,孩子和大人眼中的相互,现代社会的弊病与传统价值的回归……小我私人自力意识,家庭意义的转型,女权主义,男性的衰落,一部动画片撑起全新家庭观。”一位友在评价里写道。

然而,过多的主题让影片更像是对近年来好莱坞“政治准确”议题的“大乱炖”:

全员女性的“狂花”组合“玉人救英雄”,是对最近轰轰烈烈的“Me Too”运动的一次回应;“香蕉基情”则是对LGBT群体的一次观照。好莱坞与奥斯卡曾被斥为“白人老直男癌”,但黑人LGBT题材影戏《月光男孩》获得最高奖,标志着LGBT题材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政治准确;此外,另有观众从欧洲灾黎潮角度,剖析片中泛起的高峻石墙……

95分钟的动画中出现了云云多远大议题,创作者真正试图表达的内核反而被遮蔽。葛竞以为,这有可能导致“观众很难判断什么才是影片最想转达的价值看法。”

此外,若是仅是吸收盛行的文化议题却缺少创新,同样难成经典。

外媒《IndieWire》谈论这部以“New Age”为名的影片:“不是新时代,而是经典时代的残余。”《综艺》则绝不虚心:“对那些希望制作团队扎实讲故事的人来说,《疯狂原始人2》像是当头一棒,用更新的手艺做了一部喧华且令人厌恶的21世纪版‘漂亮原始人’,但在剧本上没有任何提高。”

“固步自封”,似乎已成为梦工厂动画的魔咒。

此前,《怪物史莱克》(2001)《功夫熊猫》(2008)与《驯龙能手》(2010)等梦工厂动画爆款多以叛逆、推翻的姿态泛起。

而在同时期的观众也最先对迪士尼动画里的“传统套路”感应厌烦。现代西方儿童文学和童话研究领域最主要的学者之一德裔美国教授杰克·齐普斯以为,传统迪士尼动画中“人物虽然有些简朴化,但大多数英雄都是机智、幸运、冒险、英俊和勇敢的,而女主人公多是优美、被动、驯服、勤劳以及具有自我牺牲的精神。”

20世纪末期,好莱坞兴起了一股“反英雄”的潮水,英雄高尚的品质虽然让人肃然起敬,但瑕玷和弱点让观众更感亲热。正如1998年《念书》杂志所写:“当工业化的天空镀上了青铜,亚文化的势头随着轻型坦克般的VCD机突入家家客厅时,英雄无疑是背时的,只配逐出人类视野,沦为外的一缕游魂。”

在动画领域,梦工厂动画率先顺应了这股潮水。2001年推出的《怪物史莱克》中,男主角史莱克时不时抠抠头发,当众大擤鼻涕,举止卤莽,人们称他为“史上最丑英雄”。出乎意料的是,影片大获乐成。随后,梦工厂动画接连推出续集,现在4部《怪物史莱克》与外传《穿靴子的猫》,全球总票房已经跨越了35亿美元,是最受迎接的动画形象之一。

在《功夫熊猫》(2008)中,梦工厂动画延续了“平民英雄”的设定:主角阿宝贪吃、怯弱、自卑、拙笨,是个典型的市井小民。然而,他对理想的执着让他最终战胜了这些人性的弱点,最终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人物,发展为顶天立地的别样英雄。

不仅云云,影片还借助大量中国元素,构建了一个亘古未有的动物武侠天下。北京影戏学院动画学院教授以为,梦工厂动画的模拟创新能力极强:“在华佗五禽戏基础上,选择了加倍通俗易懂、更具有动画性的虎、螳螂、蛇、鹤、猴,熟悉功夫影戏的观众都可以在每一个动物身上找到对应的功夫出处。”

一夜之间,憨厚的大熊猫阿宝成为超级明星,在全天下差其余陌头笑得舒怀。

2010年,《驯龙能手》与《怪物史莱克4》同样显示极佳,划分为梦工厂动画进账4.8亿和6.03亿美元,梦工厂动画风头一时无两。“对于好莱坞CG动画事情室来说,今年将是收获最好的一年。”时任梦工厂动画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杰弗里·卡森伯格说道。

这种势头下,谁也无法推测接踵而至的滑铁卢。2012年,《守护者同盟》票房失利,不敌同期上映的迪士尼新片《无敌损坏王》。2014年,梦工厂动画推出的《天才眼镜狗》更带来了亘古未有的危急:影片投资1.45亿美元,最终仅收获2.61亿美元全球票房,直接导致梦工厂遭受5700万美元的资产减值损失。《驯龙能手2》与《马达加斯加的企鹅》作为备受期待的续集影戏,北美票房也都未达预期。

卡森伯格在采访时以为,梦工厂动画的颓势“可能是由于我们选错了故事,或者选错了讲故事的方式”。

2014年,艰屯之际。卡森伯格两次欲出售梦工厂动画,但与孩之宝、软银的两起收购设计最终都宣布失败。2015年头,梦工厂动画调整了每年的拍片设计,从每年三部改为两部,并裁掉500名员工,换偷换括副主席、CMO、COO在内的多位高层。

《功夫熊猫3》是梦工厂动画手头剩下的王牌,也是最后“押宝”。在那时的媒体报道中,员工称公司上下都信托随着《功夫熊猫3》的票房大捷,梦工厂动画的危急会迎刃而解,甚至有人夸张到“喊出60亿的目的”。

CEO卡森伯格十分看重发展飞速的中国市场,“若是我有一个水晶球,它不能预言详细某一部详细的影戏会怎么样。”他说,“但我信托《功夫熊猫 3》在中国市场的票房会是全球第一的。”为此,梦工厂动画不仅为影片组建了位于上海的东方梦工厂,同时加入了1/3的中方员工,去四川大熊猫基地与青城山取材,还在口型设计上专程制作了英文和中文两个版本。

但这些起劲没能把《功夫熊猫3》推向更高。上映后,有人用片中台词“若是你不去做逾越自己的事情,你永远不会提高”,反过来质疑故事情节“过于套路”,不够新颖出彩。最终,影片全球票房止步5亿美元,堪堪与昔时迪士尼动画影戏中最不起眼的《奇缘》票房打个平手。那年,迪士尼的《疯狂动物城》是最受迎接的影片。

熊猫阿宝打遍天下无对手,却无力拯救梦工厂。2016年,美国康卡斯特团体(Comcast)最终以38亿美元正式完成对于梦工厂动画的收购,梦工厂动画往后下属NBC全球旗下的全球影戏娱乐团体。

卡森伯格去职,梦工厂动画从纳斯达克正式摘牌,竣事了作为自力公司上市12年的历史。

而距离它上次推出非续集的全球爆款原创作品《驯龙能手》,现在已经快10年了。

步步紧逼的迪士尼与皮克斯

梦工厂动画最风景的那几年,也是迪士尼最黯然的几年。

21世纪初,迪士尼在4年之内推出了包罗《亚特兰蒂斯:失踪的帝国》、《小尤物鱼2》等在内的5部传统2D动画长片,保持了迪士尼动画一向的气概与水准。不意,耗时7年打造的《失踪的帝国》,口碑与票房却双双败给了初出茅庐的《怪物史莱克》,业界一时颇为震惊。

杰克·齐普斯以为,传统迪士尼动画文本中有种守旧倾向:“天下有许多规则,你最勤学习并小心这些规则。不要过于富有想象力,不要过于好奇,不要过于任性,否则你会遇到穷苦,只管你总有获得教训的时刻,然后才气做得准确。”

面临接连推出《怪物史莱克》《马达加斯加》的梦工厂这一冒犯、激进且刷新的CG动画强敌,原本专注传统2D动画的迪士尼没有坐以待毙,新任CEO鲍勃·伊格尔的上任更是带来了新气象。

迪士尼首先选择与以CG动画著名的皮克斯事情室互助,试水新领域。在二者长达15年的互助中,不仅推出了《怪兽公司》《超人总发动》《汽车总发动》等深受迎接的影片,《海底总发动》的大获乐成更是一举打破迪士尼经典二维动画巅峰《狮子王》的票房纪录,成为迪士尼与皮克斯互助史上的一大里程碑。

不仅云云,迪士尼跳出恬静区,开拓原本生疏的CG动画领域。2010年,花费5年筹备的迪士尼第一部原创CG动画影戏《魔发奇缘》上映。片中不仅使用了最新的CG手艺,剧本上也跳出迪士尼老套路,原本尊贵的“公主王子”形象被改写为更接地气的现代青年,脱节了传统童话中常见的皇室、贵族与城堡的套路,显示了一对青年追逐恋爱与自由的故事。

往后,迪士尼一起飞驰,先后推出《超能陆战队》《冰雪奇缘》《疯狂动物城》等片,口碑与票房均大获乐成。北京影戏学院动画学院教授李剑平接受央视采访时以为,无论是《冰雪奇缘》照样《疯狂动物城》,每一部迪士尼动画影戏都能到达一个创新点

导演拜恩·霍华德曾提到一桩趣闻。2010年,当他第一次对迪士尼首席创意官约翰·拉赛特提出《疯狂动物城》的故事创意时,对方激动得把拜恩抱了起来,并只提了一个要求:“这部动物影戏必须史无前例。”

迪士尼公主影戏的陈旧面目也面目一新。西华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以为,迪士尼风靡全球的公主影戏《冰雪奇缘》(2013)出现了以往未有的创新,即“反恋爱”倾向

传统迪士尼故事中拯救一切的“真爱之吻”并未到来,贯串整部影戏的主要是亲情,尤其是艾尔莎和安娜之间的姐妹情,汉斯王子和克里斯托弗则完全沦为了陪衬,这体现了迪士尼愿意拿出一种敢于刷新的勇气正视“王子公主”模式的不合理之处

到了2016年的《疯狂动物城》,人们发现这部影片突破了迪士尼以往合家欢童话的“圆融”,转而最先涉及种族歧视、性别差异、品级制度等以往商业动画影戏中绝少触碰的敏感话题。在导演拜恩的放置下,“疯狂动物城”不仅不是个和乐陶陶的乌托邦,反而是座漆黑之城。为了珍爱城中食草动物的平安,食肉动物必须戴上 “驯化圈”(tame collars),随时有可能被电击忠告击晕。

颇具深意的故事一举拓宽了动画影戏的受众群,引发大量讨论,如知乎提问中的“《疯狂动物城》里有哪些隐喻?”“《疯狂动物城》被过剖析读了吗?”“影戏《疯狂动物城》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下的回覆最高赞数能上万。如影评人桃桃所说:“不仅是个小孩子玩玩闹闹的笑剧动画,成年人同样可以很享受这个故事。”

动画制片公司中的“优等生”皮克斯推出的《寻梦周游记》(2017),同样因其对殒命与家庭的哲学思索俘获了大量成年观众。片中台词“殒命不是真正的消逝,遗忘才是永恒湮灭”在观众群中掀起了“含泪微笑”的讨论。

已往25年里,皮克斯始终保持着稳固的输出。2006年,迪士尼以74亿美元的价钱收购了这家公司,二者从长达15年的互助关系转变为隶属关系。往后,皮克斯依旧不停推出《寻梦周游记》《飞屋周游记》《怪兽大学》《头脑特工队》《1/2的邪术》等票房口碑双丰收的佳作。

与迪士尼本部制作的童话/神话故事差异,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孙慰川以为,皮克斯动画摒弃了从古老的神话、传说、童话等古典文艺作品觉察故事与角色原型的做法,有意将故事放置于现代都市甚至未来太空天下,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加倍现代化的动画天下。

同时,皮克斯动画中的角色都是观众现实生涯中随处可见的人物或物件:《玩具总发动》中的玩具、《海底总发动》中的小丑鱼,甚至《超人总发动》的男主角——一个正在履历“中年危急”的男子。孙慰川以为:“这显然是现代都市中的人们所面临的一种心理问题,以是能够唤起当今观众(尤其是中暮年观众)强烈的心理共识。”

与迪士尼和皮克斯相比,近年来梦工厂动画推出的影片不尽如人意。《瑰宝老板》(2017)口碑平平,烂番茄评新鲜度仅有53%,《内裤队长》(2017)《雪人奇缘》(2019)的口碑都较高,票房成就却刚刚过亿,未能重现梦工厂曾经的绚烂。烂番茄上,媒体对这些影片的评价中,“模式化”“低幼”是较频仍泛起的标签。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2001年,初出茅庐的梦工厂以生猛之势撞开了一个动画新时代,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熠熠生辉,站在最高处傲视群雄;也在后一个十年中腹背受敌,黑暗喘息;现在,下一个十年即将开启,而梦工厂是否另有重拾昔日绚烂的那一天?

参考文献:

[1]陈博.《冰雪奇缘》之迪士尼动画血统与创新[J].影戏文学,2015(10)

[2]杰克·齐普斯,方云,文.沃尔特·迪士尼的文明化使命:从刷新到中兴[J].民俗研究,2020(04)

[3]孙慰川,.论美国皮克斯动画影戏的现代化叙事战略[J].北京影戏学院学报,2009(03)

[4]马华.动画创作中“中国风”的“变”与“稳固”——《花木兰》与《功夫熊猫》给中国动画创作的启示[J].北京影戏学院学报,20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