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样理财】滥用PUA等热词是一种病,得治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随着北大女生被男友精神控制而自杀事宜的发酵,PUA一时之间成为了全民讨论要害词,同伙圈跟风晒“含浪率”更是掀起人人喊打PUA的热潮。

PUA(Pick-up Artist)本指通过对异性诱骗洗脑,诱骗异性情绪,到达与异性发生性关系目的的一整套方式系统,从昨天最先却成为精神控制的同义词,并迅速被泛化、滥用,甚至于情绪关系中任何unpleasant conduct都被扣上了PUA的帽子,甚至《恋与制作人》中的“纸片人”言也成了PUA的代表。

正如豆瓣自由吃瓜基地小组的一位用户所说:“现在打开豆瓣、微博一刷满屏PUA,什么‘爸妈曾经这样对我也是PUA’、‘前男友/男友这样算不算PUA’、‘后知后觉发现我其着实PUA我现任’......看得我真是无语凝噎,能别刚学一个词就往自己身上套吗?不要用浅陋的履历冲淡人人对PUA危险的熟悉。”

不仅云云,PUA的用法已经从两性关系向外延伸,扩展抵家长与孩子之间,上司与下属之间,甚至于泛化为整个社会的权力结构。

随同着全民PUA大讨论,这个词也难逃娱乐化倾向,泛起了“遇到PUA请学陈鲁豫”这样的挖苦性话题。

【怎样样理财】滥用PUA等热词是一种病,得治

PUA的滥用会造成什么结果?脱敏。

人们对这个词已经不再敏感了,它失去了严重性甚至于沦为玩梗素材。当所有博主都在根据自己的明白来解读PUA,PUA成了一种自说自话的工具,越发让通俗用户无所适从。甚至泛起了反PUA也是另一种形式的PUA的说法。

现实上,PUA只是近年来被滥用而逐渐失效的热词的最新案例。

今年,“雪花忠告”成为数次网络暴力事宜中的要害词。所谓“雪花忠告”,脱胎于一年来盛行于中文互联网的“雪花论”——雪崩时,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

从韩国偶像崔雪莉自杀事宜,到热依扎争议事宜,“雪花论“成为网络暴力的代名词,成为粉丝和黑粉之间相互攻击的武器。热依扎在微博上回应网友称若是哪一天她真“疯”了,也是被“雪花”们逼疯的。

正是由于“雪花论”在社交媒体上的滥用,才引发了反感,泛起了“雪花忠告”这样的逆反词,成为还击痛斥网络暴力者的武器。顺便说一句,抑郁症也因被以为成了明星、网红的挡箭牌,遭到“污名化”。

“雪花忠告”的盛行,也使网络暴力彻底脱敏,甚至不少人笑嘻嘻地玩梗,说自己就要做雪花、雪球,肆无忌惮地砸在素昧生平甚至无辜的人身上。

同样的例子另有“人血馒头”,正是由于被不分语境张口就来地滥用,在话语小看链中已经滑落到最底部。

若是说去年被随意分发最多的帽子是“杠精”,成为义正辞严抹杀否决言论的万能标签。今年接替“杠精”成为“万能帽子”的非“带节奏”莫属。人人都在指责别人的言论是在带节奏,提醒他人谨防被带节奏,似乎只有自己客观理性,头脑镇定。

与之相关的一个词是“乌合之众”,使用这个词的人都以为别人才是乌合之众,殊不知他也是别人眼中的乌合之众。

而与PUA的滥用相关的,则是女权在滥用历程中逐渐的“污名化”。

女权头脑在西方已经由百年时间的生长,差异历史时期种种思潮、运动相互激荡,女权的看法、局限等已经由充实探讨,也形成了一定的社会共识。

西方女权的百年历程在中文互联网上却被压缩在几年之内,女性群体之间、女性男性之间,差异意见首脑之间不存在女权的共识基础。女权成了不停激化的性别矛盾的主战场,另有以女权之名兜销消费主义甚至于女性PUA的所谓“伪女权”在混水摸鱼。

女权终于在滥用及部门人的有意操作之下,逐步污名化为“田园女权”,以至于许多人闻女权而色变。而“打拳忠告”也和“雪花忠告”一样,出没在种种涉及性别冲突的新闻下面。取笑的是,部门人张口缄口“打拳了”引发反效果,以至于不少人“提拳色变”。

已往几年,网友们就是不停在消耗完一个热词之后,快速转向下一个热词(键盘侠、直男都已经被用过即弃)。这些被普遍滥用的词不外都是网友手中祛除异己,彰显自己的工具。标签化虽然是对庞大天下的简化,却正好便于网友表达时不假思索地使用。

当天天都有热门事宜轮流登场,无论是各路大V照样通俗用户,都面临实时对热门作出反映同时彰显自己否则就会落伍的压力,而上述语汇正是在此热门反映机制之下催生出来的。

不仅云云,虽然微博称得上是海内唯一的公共舆论场,理想情形下本应是差异群体聚合、碰撞并杀青共识的地方。但现实却是,舆论的“圈子化”反而使得盘据的社会思潮加倍盘据。这些语汇也成了撕裂的群体之间相互攻击的武器,成为铸造社交小看链的一环又一环。

“我以为我的首页都是PUA,刚刚半梦半醒梦里都是PUA的焦虑感,搞得我要精神失常了。”一位网友的感受很有代表性。可以想见,由此次北大女生自杀事宜引爆的全民讨论热,或许将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PUA将成为下一个被急速消耗而死的词。